2010年3月22日,新西兰农业部长大卫•卡特率农业代表团本周访华。代表团此行将访问中国乳品生产领先地区,包括北京、内蒙古和黑龙江。这些省市的伊利、蒙牛和黑龙江奶业项目等企业与新西兰建有良好合作关系。访问北京期间,卡特先生将与中国的部长级高级官员和企业领导会面,并与中国政府签署奶业合作安排。他还将参观位于北京附近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生产场地。
        “中国是新西兰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2009年贸易总额突破100亿新西兰元,在全球金融危机的环境下出口仍保持不断增长。”卡特先生指出:“两国政府在农业和食品安全领域紧密合作。代表团将进一步巩固这种不断发展的合作关系,为中国带来新西兰领先农业科技企业的专业技术和科技成果。新西兰是去全球最高效的食品生产国之一,我国牧场管理、牲畜饲养、基因改良、乳品生产、测试和加工均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商贸代表团由12家企业组成,其中包括恒天然、PGG Wrightson、AgResearch、AsureQuality以及梅西大学和林肯大学。

大卫•卡特 农业部长 生物安全部长 林业部长

继2008年新西兰大选后,大卫•卡特阁下被任命为农业部长、生物安全部长和林业部长。

大卫•卡特部长阁下讲话

谢谢各位今天来参加媒体见面会,也谢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发表访问的一些信息。

新西兰大使馆记者招待会

大卫•卡特 农业部长 生物安全部长 林业部长

继2008年新西兰大选后,大卫•卡特阁下被任命为农业部长、生物安全部长和林业部长。
       于1994年首次作为赛尔温农村选区议员入选议会。在1996年大选中赢得了班克斯半岛选区的选票。1999年成为驻坎特伯雷的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专门负责班克斯半岛选区。
       1996年任初级执政党议会督导员,后于1998年升为内阁部长。部长职责包括老年公民事物部长,膳食纤维、生物安全和边境管控副部长、税收副部长和教育部副部长。1999年起任国家党财政、住房和旅游事务发言人。2002年任农业发言人和初级生产特别委员会主席。
       大卫•卡特生于1952年,曾就读于基督城的圣比兹学院,是六位曾就读于该学院的现任议员中的一位。获得林肯大学农业科学学士学位,之后开始其在农业和商业方面的职业生涯。
       1974年时已创立了新西兰第一家商业牛胚胎移植公司,并推动了西门塔尔、夏洛来、利木赞等牛种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落户繁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仍继续从事农业领域的工作,建立了雅芳公园西门塔尔种牛场,任新西兰西门塔尔牛育种协会主席,还参与了基督城的酒店餐饮行业,创建了新西兰第一家戏剧主题餐厅。
目前在班克斯半岛经营一个拥有2500头规模的牧场,在北砍特伯雷的切维奥特拥有一个7500头规模的牧场。

大卫•卡特部长阁下讲话

      

谢谢各位今天来参加媒体见面会,也谢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发表访问的一些信息。新中两国的关系历史长久,而且是非常友好的合作关系。中国在新西兰的奶业上有特殊的地位。奶业在两国历史上追溯首先是在150年前,新西兰有一个中国的移民。
       我们非常骄傲新西兰是与中国第一个签订自由贸易的国家,新中两国自由贸易的签订促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对经济来说双方贸易都会受利,对新西兰很重要,自由贸易协定促进了各个行业的发展,尤其是新西兰奶制品业的发展。
       我们大部分时间会在内蒙古和黑龙江,在这两个地方学习中国的奶制品业。我们的总理2008年底来到中国,这是他主要对外访问的行程之一。在我们的总理和温家宝理的会谈当中,温家宝总理提到他的愿望是每一个中国孩子每一天都有一杯牛奶喝。我认为这一点对中国和新西兰都有很好的机会,我们在国际上有很好的名誉,乳制品品质很高。在我的代表团里有很多成员跟我一起访问,他们都有很好很多的经验,相信对中国的奶制品也会带来益处。

新西兰农业部长大卫•卡特答中国记者问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这次您率领农业代表团访华,关于中新两国农业合作有没有具体的意向和项目?
大卫•卡特部长:
今天下午我将和中国农业部长签署两国之间的奶业合作安排,这个安排会把新中两国自由贸易签订以来两国之间的奶业合作正规化。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新中两国之间农产品贸易不平衡,来自中国的出口额是35亿新西兰元,新西兰从中国进口65亿新西兰元,在未来新西兰有没有具体的计划向中国出口农产品技术和优质农产品?
大卫•卡特部长:
由于新西兰是出口创汇很重要的国家,很早以前就取消很多产品的进口税。中国生产很多的消费品,多年以来都是进入到新西兰。由于新中自由贸易的签订,在过去12个月中,新西兰出口中国增加的很快,幅度很大,包括奶制品、羊肉,还有一些林业产品,中国成为新西兰第二大贸易伙伴。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非常注重由于自由贸易协定给我们带来的机会,而且我们取消了很多进口关税,我们不觉得贸易之间的不平衡存在着任何危险。对我们来说,希望中国承认我们在优秀领域的技术和经验。我们能够和这样的国家合作,同时也要准备接受同等的条件,其他国家技术和经验到新西兰来。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2013年,新西兰农业碳减排被划入排放交易体系当中,其他国家还没有进入这个体系,新西兰是第一个,新西兰当地农民有什么反应?这个措施对新西兰的农业竞争力有没有一定影响?你们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来达到这种平衡?
大卫•卡特部长:
我们进入京都议定书的时候,认识到我们的经济是以农业为主,而且50%的碳排放量都是农业温室效应造成。我们有两个排放的协议,而且我们在2015年将会有一个排放协议。作为一个以畜牧为主的农业国,温室效应非常重要。
    我认为只要在科技上花下重金,我们会找到解决方案的。我们现在已经在进行研究甲烷的排放。这是在去年哥本哈根会议上我们启动的国际合作,24个国家已经签署了国际合作的协议。中国已经表示愿意参加国际合作技术项目。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对新西兰农业和农民的经济收益不会有很大的影响。整个计划的设计是对农民利益的影响,希望通过我们的能力来帮助农民。


   
荷斯坦杂志记者:在中新贸易建立以后,新西兰每年增长5%,奶业主要是在北岛,奶产量占全球3%,对于新西兰未来奶牛的增长,新西兰农业部是什么看法?
大卫•卡特部长:80年代的改革使农民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很快的根据情况进行转变。农业在过去发展最快是在南岛,而不是北岛。就是因为农民做了很好财经上的决定,他们认为奶业比他们直接养羊产业经济效益更好。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15年我们的奶业增加很快,养的数量减少了,而基本产量保持平衡。
    在世界来看新西兰出口很大,因为我们的人口比较少。作为一个出口国,我们的名誉非常重要。因为奶业的迅速发展,新西兰非常清醒地认识到对于环境的影响,我们非常关心任何奶业或农业的生产对环境造成的任何影响。而且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对动物的关心也进行了很多工作,因为新西兰很重视对环境和动物的保护以及食品的安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重视名誉和重视产品。

 

荷斯坦杂志记者:美国奶牛和牛奶都下降,澳大利亚遇到干旱也下降,欧盟也没有增加产量的计划,但是我们从美国农业部的消息说新西兰今年要增加10万头奶牛,请部长对此作出评价?
大卫•卡特部长:实际上增长的数字比10万头牛要多。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新西兰重视环境、重视动物的生活品质,还有整个食品安全的问题。这些能保证新西兰在世界上有竞争力。

 

荷斯坦杂志记者:中国和新西兰除了有奶粉、奶牛,还在中国投资牛品,这个协议有没有其他内容?奶业原来的内容很少,同时中新贸易实施了一年半,去年取得了保税措施,新西兰奶粉产量100万吨,出口到中国20万吨,占整个的25%。去年中国奶粉生产量已经达到110万吨,这样在未来实施协议了之后,这个税率能不能降下去?
大卫•卡特部长:新西兰总理和温家宝在四月会谈的时候,双方都认为新西兰有能力帮助中国在食品安全方面取得进展。

 

新华社记者:您好,请问中新是不是农产品平衡、其他产品不平衡,或者平衡发展的趋势很好?对解决不平衡,部长先生和新西兰方面是怎么想的,这个不平衡的解决跟汇率有关系吗?
大卫•卡特部长:我认为汇率不是很重要的影响。中国向国外出口很多消费品和加工品,由于这个结果,我认为汇率方面不是双边不平衡的重要因素。
    我认为双方贸易不平衡是一个重大问题。重要的是我们到任何一个国际市场上,都被认为是一个高质高效的生产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高兴看到新中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这个协定的签署使我们的食品在比没有签订协定前在中国更有竞争力。

 

新华社记者:两国国家的农业合作和奶业合作不只是13亿人吃喝新西兰的奶制品,是不是也存在整个技术标准的制定,包括一些技术出口管理服务方面?整个奶业全产业链的生产不仅仅是服务贸易,不仅仅是技术方面,就是整个非食用其他方面是不是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份额?
大卫•卡特部长:
我认为双边合作是两方面的,一是我们的商业公司可以在这里有发展,而且销售他们的产品。另外中国企业和中国行业也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很高兴看到一些中国公司在新西兰开始占有地位,这样他们也可以得到技术,把这些技术带入到中国。
    在过去20年当中新西兰生产效益很高。我认为中国也是在自己的产业效率上开始起步。我相信中国在未来一些年当中,在农业产效上也会有很大提高,因为中国有很丰富的资源,而且现在有机会可以得到世界上先进的技术。你们要抓住机会得到这些胜利。因为世界人口在未来40年当中增长很快,这样世界在未来40年当中面对不断增长的人口食品也是问题,在这一期间进入到食品的生产当中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科技日报记者:请您介绍一下新西兰在应对食品安全方面有哪些具体的措施?
大卫•卡特部长:
新西兰非常重视食品安全,在新西兰产的所有食品有国家的证书确保食品安全,我们也非常重视在这一方面的名誉。新西兰非常依赖于食品的出口,所以对于所有出口市场和我们所有的客户来讲,让他们买到的我们的产品是安全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科技日报记者:公司和研究机构关注技术,农民的需求更好地反映到研究机构上,在整个科研投入方面,新西兰怎样更好保障市场所需要的未来领先的技术,然后推广给农民呢?
大卫•卡特部长:我们这种体制和我们的研发最终使我们的农民受益。在新西兰皇家农业研究院有非常多的研究在进行。我们最近刚做了一次评估,就是确保皇家农业研究院所做的研究是重视和集中并最终使农民受益的研究。我们代表团当中也有皇家研究院成员来中国访问,看看中国同等行业在研究方面有没有共享经验的地方。我们还有两个农业大学,一个是梅西大学,一个是林肯大学,这两个大学都和中国有很长的渊源,在很多年前我在林肯大学学习农业技术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就是一位华人。

 


农民日报记者:新西兰在农业科技领域上有很多先进经验,请问部长怎样看待新西兰在奶业方面和中国加强合作,把新西兰的好技术和经验能够转移给发展中国家?
大卫•卡特部长:新西兰有非常广泛的资助项目,在很长时间里这些项目帮助了很多国家,但是由于我国的大小受到了局限。我们是一个非常小的发达国家,只有400多万人口。在签署新中自由贸易协议之后,中新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不同的阶段。我国有责任用我们的能力和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
    在过去20年新西兰经济改革中,新西兰政府在商业运作中已经不是起主导作用。所以我带代表团过来,让新西兰的企业和中国的企业直接交流,这样才会知道新西兰企业给中国带来什么,然后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另外,政府之间的合作也是密切的,中国奶业考察团22人去新西兰考察,新西兰的奶业人员也给他们展现了新西兰奶业的优势。

 

中国日报记者:请问部长对于中国农业方面有什么样的建议?
大卫•卡特部长:
新西兰的奶业非常成熟,而且也是新西兰出口贸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什么是新西兰最近的农业产品?背后的力量是什么?1987年之前我们的农民都是由中央政府给予很多的补助,那时候我是一个养奶牛的农民。
    转眼间,新西兰政府把我们所有能够从纳税人拿到的补助都取消了。在那个时期不管是作为牛业的农民还是奶业的农民,都非常困难。这个结果使新西兰的农民非常集中的提高效益和效率。我认为这是一个最有战略性的事件,使新西兰农业变得成熟了。

 

中国日报记者:中国奶产量占全世界5.7%,在世界排名第三,但每只牛的出产量4.6吨,比很多国家低,新西兰奶产量占全世界3%,请问部长在这种情况下,新中两国有什么样的合作机会?
大卫•卡特部长:
新西兰是很高效的农业国,而且大多数是以畜牧为本的农业。在我们代表团里有公司在奶业方面很多经验,愿意和中国合作伙伴来分享这些经验。

 

中国日报记者:请问两国合作问题上取得哪些合作的机会?另外您怎么看关于牛产品两国之间的贸易问题?
大卫•卡特部长:
这是自由贸易协定给新中两国带来的影响。新西兰与中国的贸易的发展非常迅速,不光与新中自由贸易协议有关,而且与中国12-18月前奶业中发生的食品安全事情有关。

       中国对于奶业的需求发展是非常迅速的,农业技术产品到了很发达的阶段,需要从国外进口。新西兰在食品安全方面的成果和成就非常自豪。这次访华代表团中,有专业的技术公司,他们的技术能够使我们出口和生产的食品具有很高质量的食品安全。

 

    版权声明:本专题属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原创策划,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传播
    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致电:010-51288525.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4114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subject